在这个人类文明最早最辉煌的青铜时代,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上孕育着只属于古蜀国的神话。当在学术界、考古界为之争论不休的时候,我们知道她特有的艺术魅力吸引着我们。

当一批又一批的文物与我们见面的时候,祭祀时庄重的时代感将我们折服。不去猜测她的来历,不去思考她的意义,面对着震撼人心的美的时候,倾听她来自上古的诉说。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文化,都有自己的艺术特点,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个地方特有的符号,当人们见到这个符号就会不自觉的联系到这个区域的艺术文化以及跟它相关的风土民情。作为人类最早最辉煌的青铜时代,没有文字记载的三星堆遗址有着它特有艺术文化符号。

1 古蜀国的时代定义

古蜀国的历史是一个漫长而独立的历史体系,相传上古时期源青藏高原的古羌族人搬进了成都平原,这些人就是蜀山氏的前身,后来黄帝来到这里迎娶蜀山的嫘祖并生下蚕丛。根据文献记载,古蜀国最早的先王是蚕丛、柏灌、鱼凫。其中经历过杜宇时期、开明时期,一直到公元前 316 年,秦灭蜀,开明王朝结束,顽强的蜀人在遥远的越南北部又建立起这个延续了大半个世纪的国家———瓯雒国。也就是说在春秋战国前,蜀人有着自己文化,直到秦都是独立的文化体系,根据出土文物可以看出,其崇尚神,祭祀更是与每个的生活息息相关。自 1929 年,三星堆的发现以来,这里多次的发掘和研究表明,三星堆遗址的文化遗存分为四个时期,最早的是新石器时代,最晚的在商末周初。

这里有高大的城墙与深广的城壕,有全世界最大的青铜雕像群和最长的黄金权杖,有罕见的玉石礼器,有来自印度的海洋贝壳,有来自中原的青铜酒器。这些实物再加上同一时期的成都发现的规模宏大的木质结构宫殿遗址和方形三层巨型祭祀用的土台,都充分表明,古蜀国不仅已经形成,而且经济发达,对外交流也很密切。

2 艺术符号的定义

符号主要指具有某种代表意义的标识,主要来源于规定或者约定俗成,通常的形式为标志、图像、象征,而艺术符号是符号升华。日常符号通常所指比较单一,如语言,而艺术符号通过更加直白感性的图画或者声音去让大众接受,并且其种种比拟手法对日常习惯造成一定的偏离,给人更大的空间去想象,不仅包括绘画、音乐、诗歌,其声音、韵律线条及色彩都是艺术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在这里,主要讲的是关于绘画类的艺术符号。此类的艺术符号一般为图像,有原始图像,经过提炼加工的图像,作为其现象或者事物的投影。主要具有抽象性、普遍性与多变性。

3 三星堆遗址造型的艺术符号

与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希腊相媲美的三星堆遗址里的青铜雕塑,惯用抽象、变形等方式加重雕像的神秘感与立体感。而它这种既具体又抽象,既写实又浪漫,既有力又神秘,既有人的真实感又有神的虚妄的艺术风貌,让他成为这个时代里独立而完整的文化体系,一种具有特殊符号的文化区域。三星堆遗址的出土文物数量多,形态各异,但绝大部分的都跟祭祀和崇拜有关,从表现手法来看,古蜀人在铸造的时候通过各种方式来凸显自我表现意识,如青铜人像、面具。

\\( 1\\) 造型特点。在三星堆遗址出土文物中,主要分为礼器、人像和动植物像,而这些文物在造型有着共通性,如鸟崇拜与太阳崇拜。礼器的造型特点主要是形制单一、线条硬朗清晰和抽象简约。这类器物被发掘报告定名为眼型器和太阳型器。眼型器的外观一般为菱形,中间眼球突起为光滑的圆形,两侧眼白的地方则是棱脊状突起。而这眼型器还有根据几何计算构成的,如整体菱形、两个钝角组成、四个直角。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青铜面具和黄金面罩,其功用在学术界尚有争论,但是大部分学者认为其与祭祀有关。在这些青铜塑像中,有的青铜人像以写实为主,有精细的面部特征和发式、衣饰,有的则以传神为主,通过夸张和变形的手法,将人眼做成突出的圆柱形象,将耳朵做成宽阔入面的大耳,还有将嘴角过度拉扯的样子,给人一种奇怪却又敬畏的感觉。这一类的主要是立体塑性抽象表达,通过对各个人像姿势的变化看得出其寓意不同,虽然夸张变异,却有着神秘的美。而出土的青铜神树和青铜鸟通过巧匠对大自然的印象刻画记录着当时的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植物、动物等,通过这些青铜神树和青铜鸟的形象特征中,可以反映出古蜀人对树的认识。特点为观物取象,高度提炼大自然万物的形象,在三星堆神树的顶端有着硕大的果实和花苞,在枝头弯下的顶端有矗立在上的青铜鸟。鸟尾上下打开增加了本身的庄严对人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而鸟身线条圆润刚柔相济优雅而灵动富有想象力。

\\( 2\\) 纹饰类型。在当时的古蜀国,铸造技术已经相对成熟,纹饰图案也趋于稳定,风格统一,运用兽面纹、云雷纹、弦纹等纹饰来装饰,在肩部、腹部和圈足均有线条清晰的精美纹样,尤其是出现在横贯口的兽面,纹饰应用受中原地区的影响,但也有着当地古蜀国的民族特点。其人像的线条清晰,纹饰也是根据具体实际情况增加或者减少变化不同的形态。这一类的纹饰一种用来表示人像的衣着,另一种则是以图形或者妆容出现在身体的其他位置,不仅体现出当时的服饰风格而且还可以侧面还原当时礼仪祭祀是的场景。这些纹饰虽然丰富却是规整有序的,图案精致装饰性极强,尽管附着在衣服上,但是有着独立的图案。当这些纹饰出现在面部或者手足等部位的时候增强了祭祀中的庄严,纹饰抽象细腻又具有庄严神秘感。利用写实手法呈现特有的纹饰用于祭祀人的身体或面部化妆上是当时比较独特的一类。运用在动植物身上的纹饰多起到附属描述和抽象象征的作用,如青铜树的底座上印有很多流畅的片云纹,增添了云雾升腾的气氛,给人一种神树祥云围绕的敬畏感; 又如神鸟的尾部上下垂直张开纹饰刻画出尾部的层次,更加承托出尾部的巨大,增添羽毛的质感。而这些动植物的纹饰也与其他三星堆的造型有着一样的特点,那就是抽象象征,而新的纹饰则有着新的意义。如歧羽纹,由鸟的形象抽象变化而来,主要是鸟头、羽毛和巨大的尾羽组成,形成一个类似“飞”的形状。排列中静中有动、韵律感十足。另一种则是太阳纹,虽然由简单的几何线条组合,却意义深刻,符号化极强。

\\( 3\\) 颜色元素。因为在这个时期的三星堆出土文物,以青铜器为主,辅助有陶、石、金、铜、玉、象牙等器具,而在玉器、金、陶瓷的颜色都是与其他出土文物有着相似点,所以在对三星堆遗址艺术符号的颜色元素第一印象就是青铜合金的颜色———铜褐色和铜青色,而三星堆的青铜器的特有颜色其主要原因是,三星堆的青铜器的合金成分,除了一般的铜、锡、铅之外,还有磷。

经过几千年地下的掩埋和氧气的氧化,大自然赋予了它更加深沉的岁月沧桑。在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中,主要以青铜器为主,其次还有玉器、金器、陶瓷等,的每一件工艺品都有极高的装饰功能。头戴王冠的金色神杖也是三星堆遗址中众多出土文物里的亮点之一。据多数考证和文献所分析,古蜀王权的性质低神权政体,从复杂的社会关系到再分配的体制可以看得出,神权阶级在古蜀人身边无处不在。三星堆遗址出土文物数量、体积和种类都是在我国考古史上是罕见的,不仅技艺高超制作精美,而且包含着当时古蜀国的文化气息,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但是其在历史上的独特地位却是不容否定的。不论是神奇的人像还是相同表情的铜面具,不论是结满世间世俗的神树还是精致的礼乐器皿,不论是永远昂首的神鸟还是狰狞却又可爱的怪兽,都以一种夸张、抽象、变形的形象将这个已经失落多年的古蜀国呈现在大家面前。

在某种意义上,当时古蜀国的艺术文化是远超过中原地区的。他独特的艺术符号特点更是对四川地区的文化传承和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萧易. 古蜀国旁白[M]. 成都日报报业集团成都时代出版社,2005.
[2]郑德坤. 四川古代文化史[M]. 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2004.
[3]袁庭栋. 巴蜀文化志[M]. 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2009.
[4]徐中舒. 巴蜀文化初论[J]. 四川大学学报,1959.
[5]李社教. 太阳崇拜与三星堆文化的造型艺术[J]. 黄石理工学院学报,2007\\( 6\\) .
[6]胡家祥. 艺术符号的特点和功能[J]. 江汉大学学报,2005\\(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