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我最初接触工业设计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10年7月22日十一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若干指导意见》。而随后认识工业设计所涵盖的业态,当属百度百科。

但是深入了解工业设计,则是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长朱焘在工信部“促进工业设计发展工作座谈会”上,那篇叫做《认真贯彻落实“指导意见”全力推动我国工业设计产业健康快速发展》的发言――此篇发言深入浅出,令起初对工业设计知之甚少的我茅塞顿开!不夸张地说,老会长的发言,是对我当初改版《工业设计》思路起至关重要作用的一环。
在那之后的办刊过程中,老会长活跃的身影,对促进工业设计活动的新闻……时不时会出现在《工业设计》的版面中――这位活跃在工业战线的“60后”,年近古稀令人尊敬的白发老者,为了记者的采访做了充分认真准备工作春节都没有好好休息、温和而又慈善的前辈,着实让我这位后辈感慨而又感动!

成长与锤炼,历经两次“革命”三次“漩涡”
朱焘1943年10月出生在安徽省来安县,父亲是位兽医。这位上学时的尖子生,1962年以平均89.5分的好成绩考取了北大化学系。朱焘说,那时,北大还是个很“自由”的学校,“北大的校门自由出入,没有保安,只有指路的人。上课是没有固定教室的,一上午能跑三四个地方,吃饭是在大饭厅自己端着碗站着吃;自习也没有固定教室,自己找地方自习,我是从来不去阅览室的?!贝蟾乓簿褪窃谡庵肿缴峡沃?,朱焘和他的同班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夫人相恋了。
朱焘说:“两年前,中学的校长过世了,我写了一篇纪念他的文章,因为我考上北大和中学母校的关系很大,老师希望我学理工科,我想学的是文科,但后来还是转到了理工科?!彼灾祆夂芨行蛔约旱闹醒Ю鲜??;匾淦鹫舛瓮?,老会长居然露出了孩子般的甜笑。
朱焘说,他经历了两次“革命”、三次“漩涡”。
两次革命分别是:叫革命却不是革命的文化大革命;不叫革命是革命的改革开放。
处在和平时代的三次漩涡:第一个发生在北大,当时的北大学制6年,4年念书2年文革,北大是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的诞生地,是很多人争夺的地方;第二个漩涡是1968年毕业后分配到沈阳航空发动机工\u2006厂\u2005,该工厂是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项目之一,从文革十年来说,高潮过去了,但是还在漩涡当中;第三个旋涡是改革开放,1979年12月,朱焘调到航空部,先后在国家计委、经委、经贸委三个办公厅担当主任一职,当过企业局局长;他学的是化学,喜欢的是文学,干的却是经济工作,在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中,这些经历、经验和锤炼,无疑对其成长有益。

增加企业会员,促进产学研结合,领协会出困境
1999年12月,朱焘开始兼任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长,慢慢地了解并喜欢上了工业设计。朱焘说:“最主要的是责任感,走过这么多单位,对微观经济和宏观经济都有一定的了解,我觉得工业设计很重要,主要是从理性上来考虑的?!?
“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懂一行?!闭馐呛芏嗬细刹吭诠ぷ鞑欢系髡?,做事也极具通透性的结果。据老会长介绍,他在中国轻工总会担任副会长期间,曾管过56个协会、学会,工业设计协会是搞的最差的。第一次到协会是春节前开座谈会,座谈会是在一所中学租的废旧教室开的,课桌拼起来上面铺块旧床单就是“会议桌”。虽然办公环境简陋,但是开座谈会大家都很踊跃。朱焘介绍,那时候工业设计的发展处于低潮,他到协会听了各方意见后,思考并着手实施两个转变:一是服务方向的转变,要面向经济建设、面向企业转变,不能只搞学术性的讨论。企业是国家经济细胞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生产力最鲜明生动表现的地方,最后一切的成果,包括教育、科研等各类服务,都要在企业体现出来――这种认识与朱焘在企业的工作、抓企业改革有关,他说他对企业的总经理是最佩服的,还曾仿照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写了一篇《谁是最可敬的人》,歌颂的就是企业家;二是进行相应的组织结构调整,吸纳企业参与协会,搞产学研结合,改变90%会员是专家学者的状况。与此同时也相应遇到了两方面的不大的阻力,有些会员不希望企业参与到其中,因为那时候企业也没有什么特色,这是下面的阻力;上面的阻力是,协会是在科协指导下带有学会性质的服务机构,也希望常务理事有80%是专家学者,“我就给他们宣传这是叫协会,我们要搞产学研结合?!敝祆饨馐?,因为曾参与企业改革,所以他的思想比较解放。
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作为我国工业设计领域惟一的国家级设计组织,是工业设计理念的倡导者、传播者、推动者。事实证明,改变的结果是好的、成功的。而老会长朱焘在倡导、传播、推动工业设计理念中无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目前,全国已经有20多个地方工业设计协会,一批以行业协会为主体的工业设计促进机构也已经在全国纷纷建立并发挥重要作用。这些协会与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经常联系,密切合作,通过举办各种论坛、研讨会、展览、大奖赛、培训、组织出国访问等工业设计交流活动,在政府与企业、国内与国际之间搭起了一座发展我国工业设计的桥梁。

开展广泛合作,扩大协会影响,打造协会品牌
那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是如何走出困境的呢?
积极整合资源,与地方政府及其它设计组织和行业协会、企业等开展广泛合作 从1999年~2009年10年间,协会联合主办、支持和参与举办了100多项工业设计论坛、专业设计大赛、优秀设计评选和设计博览会等活动,推动了我国工业设计的发展,提高了协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如:2004年、2006年与无锡市政府、2008年与宁波市政府、2010年与广州市政府策划举办的四届“中国工业设计周暨国际工业设计博览会”,吸引了国内外数百家企业、设计机构和数千名企业家、设计专业人员、设计院校师生以及社会公众的参与,得到国内外设计界和企业的关注与认可。
2005年至2009年,与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联合发起并主办了“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的评选活动,连续开展5年,得到许多青年设计工作者的积极响应,也得到了国家领导人和团中央的大力支持。
2006年开始,协会牵头,与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经济导刊》杂志社共同发起,创立了“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每年举办一次的“红星奖”在国内外影响逐步扩大,近几年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创新设计奖,也是中国惟一与“IF”“红点”等国际大奖比肩的大奖。
探索设计教育改革,努力培养优秀设计人才 协会每年与教育部工业设计教学指导分会、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等共同举办工业设计教学研讨会和设计教育成果展;交流设计教育的经验,推荐精品课程,探讨我国工业设计教育的发展方向,以及如何推动设计教育改革,建立达到国际水准的设计人才培养机制和教育体系等,并提出相关建议,为我国设计教育的发展搭建了交流与合作的平台。
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中国设计与国际接轨 与境外设计组织、机构和专家建立了广泛的联系,除在国内举办的各种活动中邀请他们前来参加以外,先后组团对德国、法国、韩国、英国等国家进行考察访问;组织国内优秀设计师带其设计的产品参加“韩国国际设计展”,并派员参加了“亚洲设计网络会议”和“香港设计营商周”等活动;与韩国设计产业振兴会(KIDP)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多次接待了来自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以及我国香港、台湾地区设计组织机构代表来访,为加强国际合作,促进我国工业设计与国际接轨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