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通过研究“军民融合”的时代背景,在分析了我国国防工业“军民融合”存在问题的基础上,提出了构建“军民融合”的指导思想与目标,进而论述了实现“军民融合”的主要方法。

[关键词]军事工业民用工业融合

一、时代背景

1我国“军民融合”的历程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同志就提出了国防工业“军民两用”的战略思想?!傲降恍恰惫こ?就是军民大协作的壮举,带动了大批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的发展,使我国在部分尖端科技领域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同志科学分析国际国内形势,对正确处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作出了新的探索,提出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战略方针。此后,国防工业战线开展了大规模的“军转民”,为国防工业民用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着眼国际战略格局的新变化、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形势,提出了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重要思想。这个阶段,国防工业领域朝着“提高军民兼容程度”、“增强平战转换能力”的方向发展。
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继承几十年探索的实践经验和宝贵成果,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在党的十七大上明确提出,要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军民融合战略思想的提出,对加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西方主要国家“军民融合”的发展情况
美国等发达国家十分重视寓军于民的体制建设,将其作为国家战略并以立法的形式加以推动。冷战结束后,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美国国会和国防部出台了《国防授权法\\(1993\\)》和《联邦采办精简法案\\(1994\\)》以法律形式肯定了军民一体化的原则。美国先后颁布了《国防转轨战略》、《国家安全科学技术战略\\(1995\\)》和《国防科学技术战略\\(2000\\)》,其战略目标是:“建立一个既满足军事需求又满足商业需求的先进的国家技术和工业基础”。美国防部于2003年发布了新版的DOD50001,强调“优先采用民用产品、技术和劳务”,规定“在可行的情况下,可修改任务要求,以促成民用产品、技术和劳务”的采购。英国国防部于2001年颁布了面向21世纪的国防科技和创新战略,明确提出从国防科技的长远发展来看,国防部必须吸引世界范围内技术先进的民用部门参与国防科研开发,加快武器装备的更新步伐。法国1994年公布国防白皮书也明确提出“国防工业要考虑向军民两用方向发展,军用研究和民用研究要尽可能结合”。
世界主要国家启动和加速推进新军事变革和军队信息化建设,这是推行民技军用战略的重要背景。美国国防部于1995年发表《两用技术,旨在获取经济可承受的前沿技术的国防战略》,提出了对有重要军事需求同时又具有转移潜力的两用技术,确实需要政府介入的,明确由政府进行投资开发。1998年美国国防部颁布的《国防授权法》,要求军方必须加大对两用技术开发的投资,并规定了两用技术项目经费的分摊原则。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还实施了多种专项计划,支持军民两用技术开发。美国近年来大幅度增加国防预算,2007财年达到5064亿美元,比2003年增加了1/3,国防预算中30%~40%投资到国防工业,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防部20世纪90年代末每年对信息技术的投资总额约为500亿美元,2006年增至742亿美元,重点支持军民两用信息技术的开发。美国国防部国防先进技术研究计划局\\(DARPA\\)十分重视军民两用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其半数办公室负责军民两用技术的发展。
高技术的军民共用以及军用和民用工业融合的趋势,是比军转民模式更具有发展优势的新趋势,它必将对未来的世界经济、政治、军事国防等领域产生重要影响。因此,俄罗斯以及西欧诸发达国家已纷纷对此做出反应,在各自的国防科技工业调整中,都一致突出军民融合共用的思想,对军民两用技术及相关产业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认清形势后,也必然会做出相应的政策调整或采取应对措施。总之,高技术的军民共用趋势,已成为西方各国增强国防实力和提高经济竞争力的一种重要举措,也是各国国防科技工业调整改革的重要内容,这是一种值得重视的新趋势。

二、我国国防工业在“军民融合”中存的主要问题

长期以来,军用与民用自成体系,相互分离。就军工企业来讲,实行的往往是中央直属部委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归口管理的条块分割体制。这些问题严重影响着军民融合的深入,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军民融合”体制有待完善
我国的国防科研与工业体系是在计划经济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计划经济的管理理念和手段仍然发挥着主导作用,封闭管理和自成体系妨碍了市场化理念的建立,也不利于合作创新文化的形成,军工单位的绩效考核指标中缺乏依靠和带动民用产业发展的要求或使命,在科研计划和装备采购中军品和民品脱节。改革开放以来,国防工业开始由单一军品结构向军民结合型结构的转变,核工业、船舶工业,信息产业等的发展,受益于军事技术向民品的转移,国防工业对地方经济社会的辐射带动作用明显增强,但是这些转移还未上升到制度层面。另一方面,我国国内已经成长了一批具有创新和产业能力的民用高新技术企业,能够胜任军品任务,但因缺乏规范的军品需求信息沟通渠道、有关的政策法规不完善等原因,基本上很少介入国防任务。民用科技部门如果没有国家安全的迫切需求,也不可能在国防安全领域方面得到国家层次的有力支持,难以发挥更大的支撑作用,民用产业部门得不到承担国防任务的扶持和锻炼,也不利于其发展壮大。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离军民良性互动、协调发展的目标尚有不少差距,更为突出的是相应的法规和制度的滞后。军民结合是国家行为和国家意志的反映,不仅要依靠技术创新,而且要依靠体制创新和机制创新来实现。

2资金短缺、军工科研、人才优势未得到充分利用
军用、国防技术要创新,开发新产品、新工艺,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国防高科技成果要为经济服务,开发高科技产品以充分占领市场,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且同样具有高风险性。但问题在于,国家财政一时又不能提供足够的资金来满足这种需求。长期以来,由于军工企业讲求的是“社会效益贡献为主、经济效益贡献为辅”,军品计划的定价极低,给企业造成政策性亏损;加之军企本身效益低下,社会负担沉重,也拿不出资金,科研、生产及生活条件极不理想,因而无法实现以民养军的目标。由此,又导致了职工队伍不稳定,人才“东南飞”的现象。虽然国家已经放宽政策,允许多种形式地引进资金,有些军工企业在实践中也摸索出一些筹措资金的途径,但尚未形成合理的投资融资机制。
在实现军用技术力量\\(包括人和物\\)向民用领域转移的过程中,多数军工企业在由单一的军品转向民品生产时,没能充分注